首頁>文學資訊>市縣行業新聞>西安

安雅琴《時間深處的琴音》新書發布座談會在西安舉行

文章來源:發表時間:2023-02-06

  

  近日,作家安雅琴《時間深處的琴音》由陜西新華出版傳媒集團、太白文藝出版社出版,分為上下兩冊,共35萬余字,以“閑趣”“季蘊”“水影”“云道”“屐痕”“語人”“瑣憶”七個部分分門別類收錄了作者三十余年間所作的多篇散文與隨筆。其作品不乏對時代發展的禮贊、對時光匆匆的慨嘆、對生命真諦的參悟,更充盈著對美好生活的感恩、對故園的依戀和對文學夢想的堅守。文筆清麗雋永,情感細膩真摯,帶有女性特有的敏感視角,又不乏幽默和靈動。安雅琴,筆名安然,人民教師,熱愛文學創作,多年來在報紙雜志刊發散文、隨筆百余篇。

  2月4日,安雅琴作品集《時間深處的琴音》新書發布座談會在西安舉行。省作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齊雅麗,著名文化學者、作家肖云儒,中國茅盾文學獎專業評委、著名評論家李星,省作協副主席、作家方英文,著名雜文作家、文化學者商子雍、著名作家、西安晚報文藝部主任高亞平等專家及多家媒體出席會議。座談會上,專家學者從多個角度對該書進行了點評并予以肯定。齊雅麗談到,文學既是人學,是來自生命深處的述說,更是“我手寫我心”的恣意暢快?!稌r間深處的琴音》真實呈現出作者珍愛生命、熱愛生活的人生態度,字里行間不僅洋溢著真摯的情感,還傳遞著源自生活真實的哲理。肖云儒談到,這樣一本展示普通人平凡生活的作品的出現,讓人們看到了平凡的生活者心懷感恩、充滿希望、認真生活的美麗模樣,也讓人們看到了大歷史氛圍下的女性生存狀態。作為該書未及出版前的首批讀者和《序》作者,李星認為,今日之中國城鄉、家庭與既往中國社會以及人與人關系天翻地覆的變化,喚起了作者內心深處的鄉愁,以及追昔撫今時的慨嘆與遺憾,他說《時間深處的琴音》是歲月之音,記憶之音,成長之音,又是懷念、留戀之音,是作者從時間深處彈奏并流淌出來的光陰之音?!皶兴鶎憙热萁栽醋宰髡呤煜さ那榫?,無論選材還是敘述,皆具有鮮明的女性特點:情動于衷,干凈雅致,以個體成長履歷映帶出城鄉疏離與大時代的變遷?!绷硪晃弧缎颉纷髡叻接⑽脑谡劶伴喿x感受時表示,文章深情動人,引人共情,確實值得一讀。商子雍說,熱愛是寫作的原動力。能將散文這種最常見的文體寫出自己的風格,讓觀者熨帖、愜意,足見作者對文學創作的熱愛與執著。期待作者更多能夠留下社會共同記憶、記錄歷史瞬間的文字。

記憶之聲 歲月之音

  ——《時間深處的琴音》序一

李星

  這是一本中年女教師的散文集,多為憶舊、思緒、懷鄉之文。從中既可見作者的家世、成長,她所受的教養與信仰,更可見中國式習俗、節慶、飲食、衣飾、倫理、人情與揮之不盡的母愛及傳統女性的性格、心理。一切都那么熟悉,那么美好,在閱讀者心中喚起似曾相識的心靈記憶,在情感深處翻涌起或溫暖、或甜蜜或苦澀的似水漣漪。雖然,在筆者這個老年讀者心中,它們是那么遙遠,然而,在作者親切的敘述、描繪中,它們都化為親切的日常、共情的體驗。城與鄉的差異,男女性別及人生之路的區分;今日之中國城鄉、家庭、與既往中國社會和人與人關系的天翻地覆,在作者的內心喚起了深深的鄉愁,追昔撫今的慨嘆與遺憾,但女作者那樂天知命的寬容之心,卻使筆下的遺憾化為了深沉的愛。愛是不朽不分今昔的!

  書名《時間深處的琴音》是賦愛于美好的音樂及傳統器樂的命名,這是歲月之音,記憶之音,成長之音,又是懷念、留戀之音。是作者從時間深處彈奏并流淌出來的光陰之音。

  蘇東坡曾經詠嘆過“琴”這個古老的東方樂器帶給自己的困惑:若是聲從琴中出,它在匣中何不鳴?若是聲從指上出,它在匣中何不鳴?若是聲從指出,何不就從指上聽!只有中國的智慧和哲學敢于發出這樣的千古之問,并無須回答!它的核心前提是自己,是有情感的人,是彈奏者、敘寫者“我”!并必然有與“我”有關聯的時代、歷史、社會、人生,有賦予情的個體生命。

  作者安然在鄉村生活長大,又在城市學習、工作,從事青少年教育工作,已為人妻、為人母,像所有的知識分子一樣,她也曾經有過一個作家夢;《時間深處的琴音》的最大意義是,她終于將平日零敲碎打或曾經見之于大眾傳媒的文章輯成一冊并不厚的書,圓了自己的作家夢想。榮幸的我率先讀了它,從中看到了她的才情,更讀到了她的人生及做人的品格!

  “少做作,勿賣弄”是大文豪魯迅先生告誡那些寫作愛好者的嘉言緘語,我從《時間深處的琴音》中看到了一個為人師者,一個良家女性的真與誠。是為序。

琴聲情意寫流年

  ——《時間深處的琴音》序二

方英文

  安雅琴女士《祁雨》一文里,回憶兒時鄉村天旱時大人組織祈雨儀式,挑選伶俐的童男童女跪在房檐下,祈詞曰:

  天爺爺,地大大,

  不為大人為娃娃!

  天干了,地著了,

  房水窩窩火著了!

  請龍王,拜玉皇,

  清水細雨下一場!

  如上引錄旨在表明古典鄉村基本消失了的當下,這樣的祈雨詞足夠“非遺”標準?!安粸榇笕藶橥尥蕖?,這是大人拿孩子來脅迫老天爺趕緊下雨;且不能下暴雨,而要下“清水細雨”。往深里想,老話說天意難違,然而人又同時給天下命令——只是以焚香叩拜、貢果獻祭——可憐的行賄方式軟化老天爺就范。

  男女有別。男士愛喝酒,吹牛天下大事;女士愛購物,尤喜賞花?!痘ㄊ隆防锞筒粎捚錈┑貭顚懨坊?、玉蘭、海棠、紫荊、連翹、夾竹桃,以及梨花櫻花丁香花?!按禾爝€在睡夢中呢,有個勇敢的小號手吹著響亮的號角走在了春天的最前頭,那便是迎春花”——這一句精彩是吧!花開是帶聲響的,只是聲響極微弱,人耳壓根聽不見。沒有關系,作者動用文學放大的修辭手段,使得迎春花這一“春天的號手”人物化地跳離紙面了?!傲皇腔?,它是比春天里的那些花更像花”,是作者的又一發現,贊一個。

  不過,歷史老師要想寫出好文章,也絕非易事,盡管有不少文豪也教過歷史。畢竟,美食家不能與大廚師簡單地畫上等號。拜讀了安老師這部《時間深處的琴音》,比我的預期高了許多。相當的篇目寫的是兒時鄉村記憶,家人親戚,飲食與風俗、土地與河流、玩伴與友情、讀書游戲或者季節更替……成長過程中難忘的一切。特別是幾篇寫年節的文章,凡涉母親處,總是情深動人,也勾起我對于往昔時光的回想,只是細節不盡相同。

  幾篇出游所記處,我都沒去過,因此閱讀新鮮,長了見識。而剪影普通人生的幾篇,近似新聞特寫,比如《門衛老趙》,讓人聯想與慨嘆。老趙是個勤快熱心人,僅有的摩托車誰借用他都樂意,人際關系單純透明?!白钭缘玫乃侵唷?,常?!盎啬锛摇薄斈瓴尻牭霓r村。就是說當年成千上萬的插隊青年,多視插隊為“不堪回首的王子落難”;而老趙感覺不同,插隊竟成了他人生的“最自得”、最榮耀的時段。實際上很多插隊返城后的所謂成功人士,是不屑回去的。老趙是個門衛,在城里生活底層,少人關注,所以?!盎啬锛摇币垣@取某種尊嚴補償。如此選材不僅展示了作者的觀察力,更體現了文學的人道情懷。

  安雅琴老師的這本《時間深處的琴音》,無論選材還是敘寫,皆具鮮明的女性特色:情動于衷,干凈雅致,以個體成長履歷映帶出城鄉疏離與大時代的變遷??上部少R,值得一讀。

亂彈琴

  ——《時間深處的琴音》序三

張立

  在那個充滿激情的80年代末,國內掀起了一股“文學熱”。我在這股熱潮中認識了一個崇拜文學的姑娘。那年,鐵凝的小說《沒有紐扣的紅襯衫》剛剛拍成電影《紅衣少女》。她見到我時,身著一件飄飄紅裙,一下子點燃了我長滿野草的心原。其實那個年代到處是作家、詩人,一如現在的老板、老總。當時的一些青年時興在一些時尚文學雜志上刊登征婚廣告,開口第一句話就是愛好文學,曾經發表過小說、散文、詩歌,從來不在乎物質。不像現今人們除了位子、房子、車子就是票子。在那個文學把精神高高托舉的日子里,我一有機會,就和她大談文學,把自己那點文學的錦囊化為愛情的妙計,每次見她,我就胡謅,一首酸澀的愛情詩,讓她淚流滿面,她被我的“詩意”所征服。因之,我感謝這個帶不來吃帶不來穿的文學,給我帶來了伴我一生的老婆。

  那時,她是城墻根兒下一所學校的教師,還負責校團委工作,有一個不足十平方米的房子。眼看要結婚,沒地方住,這是文學解決不了的問題。我每天盡管用詩文來締造愛情的甜蜜,但我要在西安這個城市里生存下去,我要找個女人做我的老婆,那就得結婚,結婚就得有一個房子,這是文學讓我出汗和尷尬的地方。就是這樣狼狽的生活,但一談起文學,我們都熱血沸騰。我時常把外國文學中為藝術獻身的故事講給她聽,但結婚的房子從哪里來呢?那個年代流行一首歌《我想有個家》,這讓我有一個家的想法愈加強烈:“我想要有個家,一個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僅能容納兩顆心就行。那時,我剛到西安,在一個小報社工作,當時負責這小報的老總,跟我談話一點兒也不文學,也沒有多少關懷,那冷酷的合同,至今仍歷歷在目,月工資六十塊五毛錢,出全勤。那個時候沒有雙休,任務是拉廣告,個人的生老病死和報社無關,也無獎金、無假期、無福利、無加班費,令我鼓舞的是每年生日送一個蛋糕。我當時在這個小報社的處境如此,借個房子結婚就更難了。有時我蹲在城市的公共廁所都在想:這兒是個房子也不錯??!

  好多事正是被逼出來的。有一個周日在她那兒躺著還沒有起床,和她住在集體宿舍的女同事,用鑰匙打開了門,一看我躺在床上,她罵罵咧咧地摔門而去。我一想,這辦法還管用,我時常就光著膀子躺在床上假裝睡著了,那兩個和她同住的女同事一看這房子有一個大老爺們兒在“躺平”,慢慢地她們都不來了。我告訴老婆,換鎖刷墻買衣柜、電視,結婚!從此,那個小屋就成了我們在西安安身立命的小窩。斗轉星移,小屋里,有真誠的愛人,也迎來了可愛的孩子。小屋為我們這個三口之家締造著幸福。我們生活得雖不算富裕,但常常有盛不住的歡聲笑語溢出小屋。我的小屋,它陪伴著我度過了那段艱難卻美好的時光,把無盡的快樂和幸福帶給了剛剛步入社會的我。

  老婆在這本書中的那篇《哦,我的小屋》就是我倆最初的那個窩。后來,我們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們一個房間四面墻全做了書架,堆滿各種書籍,其中文學方面的書占據了三分之二的空間。我在報社當文化編輯三十多年,結交了中國很多文化名人,一年能收一架子書,都是這些書友饋贈的,我時常感到很自豪很滿足,自嘲道:金山銀山不如書山。記得小時候,想看一本書很艱難。我把《苦菜花》那本書翻得書皮都沒了蹤影?,F在書堆成山也沒時間去看,而我的書山成了老婆大人攀登文學的階梯,她日復一日地讀,她的讀書量遠遠超過了我。細心如她,讀書必做筆記,讀著記著。她也私下寫一些“豆腐塊”文章,并偷偷給報社投稿,一有刊出,她喜不自勝。寫著寫著,便也寫出了點小名氣,《西安晚報》也曾為她開專欄,我們報社也刊用了她的不少文章。北京、廣東、四川、甘肅等地還有幾個文學生活類雜志也發了她不少文章。她的文章最大的特點是把自己觀察到的生活中的真善美訴諸筆端,她的勤奮在一定程度上超越了舞文弄墨的我。

  她寫九寨、寫黃龍,她寫新疆、寫海南,她從國內寫到國外,她寫生活中的點點滴滴,她走到哪里觀察到哪里,留心到哪里便寫到哪里。她善于寫社會最底層的人,她寫鄰居楊媽,她寫學校的勤雜工陳伯,她寫那個扯面大王茂盛。她把一個看門人的骨氣、硬氣、俠氣、勇氣寫得淋漓盡致,卻又不失一個活生生的人的立體感,用自己的勤勞善良堅守著一個學校的門戶,一如守護著國門的將士;她寫作家賈平凹,把他那樣的大作家寫得很有人情味,寫老賈在眾多文學家面前那種自信、風趣和幽默。她寫兒時的歌謠,家鄉后院子那棵苦棣子樹,寫得如泣如訴,很有現實感!她寫門前那條悠悠的小河,她寫外婆家的茅草屋,她寫故鄉的點點滴滴。寫《臘月》《臘八》《祭灶》《大年三十兒》《正月》,她的文字都與生活貼得很近,她寫了不止一篇對母親的懷念,其中《時光里的母親》被多家報紙轉載。她把生活中的經歷儲存到心底,在時間深處醞釀成她文字的底氣和生長的土壤,也成了她筆端的源泉。因而讀她的文字,能走進兒時、走進田園,走進一種熱氣騰騰的生活。

  現今她要出書了,我欣然她夢想成真,寫此文章以示支持。其實,文學這個東西常??梢宰屛覀兎蚱揸P系更密切牢固,尤其是文學在我們最清平的日子里讓我們的精神生活十分富裕。正如莫言所言,文學最大的用處是沒有用處。對人們來說,文學好像沒有直接轉化為物質和財富,但越是在困難時期,文學是最能直抵心靈的力量?,F在翻閱她的這些文章,它們其實就是我們生活的三棱鏡,折射出我們的七彩生活及內心的聲音。讀到這本書的人或許也會有一種別樣的生活體悟!

 ?。◤埩ⅲ宏兾魇∥乃囋u論家協會副主席,省政府文史館研究員,畫家)

書記信箱 陜西省作協
微信公眾號
欧美精品一区二区在线观看播放,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播放,欧美 偷窥 清纯 综合图区第一页,天天做天天爱夜夜夜爽毛片